唐寅在《我爱秋香》中写道:“我画蓝江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愁。”蓝色大约也是爱情的颜色,纯净清澈,浓郁深厚,“蓝水色似蓝,日夜长潺潺”,大约也是在描写爱的脉脉含情。

江河湖海都是一样的蓝色调,但各地各处,每时每刻,总是以不同的深浅度不同的饱和度出现。事实上,去摩洛哥印象最深的蓝,倒不是海,是湛蓝得纯粹彻底的天,没有一丝的云彩。倒是到了海边,时而会有细细碎碎的云彩,时而有大片大片的阴云,大约蓝天不想抢了大海的风采,抑或是大海蓝得太过瑰丽,蓝天邀来白云一起欣赏这旖旎风光。

第一次抵达非洲这片土地,站在大西洋的一角,放眼望去,只觉自己如沧海一粟一般渺小,英国离我好远,祖国离我好远,天地间可及之处仿佛只剩下我和男友两人,就像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桃花源,这之外一切的烦恼都在此刻的世界之外,不用去担忧,也不用去面对。记不清去过那些地方的海,只隐约记得停停逛逛,这一片那一片。

先上两幅全景图,第一幅图是逛完著名的蓝色小镇舍夫沙万后拍摄的。逛完蓝色小镇看海,似乎一天之间眼中全是漫天遍野的蓝色。海总是因为岸上的景色而显得尤为不同,对着岸,自己才能清醒分析明了自己所处所在是个怎样特别的地方。融于些人文景观,海看起来似乎更有魅力更有韵味更有民族气息。

第一幅图远远望去,海上站着三个士兵一样的人裹着军绿色的迷彩服像是在垂钓,倒也是从未见过的奇景。第二幅图我拍时以几根金属杆子为前景,映衬着海,似乎有些抽象的意味,横平竖直间显得更为齐整有序,我莫名很喜欢这幅图,大约是因为它的与众不同,也大约是因为它的纯粹单一。后面的两张海景便只是单纯的海景,没有任何地理标识可以识别,大约除了拍摄者本身,无人知晓是在哪里。我喜欢拍出海的层次分明,一道一道泛起的直直平铺的洁白浪花透着光将海分隔开来,前面是浅蓝色,蓝绿色,碧蓝色,后面是深蓝色,靛蓝色,墨蓝色。

海潮起起落落,浪花一个接着一个,海面总是皱皱巴巴的,却又软软柔柔的,衬着海,礁石显得棱角分明,沙滩上显得格外平滑光润。加入沙滩,海景又多了一重暖色,冷蓝色配上暖黄色,冲突之余显得格外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