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我还是一名大一新生。
我第一次接触摄影,是高中毕业后,妈妈奖励了我一台Nikon入门单反,价格2000+,一开始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按快门。

直到9月份,我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我的学校第一年在肇庆上课,第二年才回到广州。肇庆是一座旅游城市,自然风光特别好,我们校区又在景区旁(旁边就是七星岩,对面就是将军山),让我萌生了想好好学习摄影的念头。

就是这个念头,改变了我接下来的生活。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疯狂迷上了摄影,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摄影发烧友,我开始翻相机说明书,网上查视频,看遍了学校图书馆里所有关于摄影类的书籍,慢慢地,摄影技术有了提高,我会去注意光线,注意构图,注意拍照参数,再也不是那个只会乱按快门的傻小伙了。

第二学期末,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我想换相机,我想换镜头。

我想这是每个摄影爱好者都会有的念头,如果想要拍出好的效果,需要一定的设备基础。于是,我开始想办法赚钱。

当时学校赚外快的办法只有去送外卖,每个月能有几百块钱。但是我觉得这样赚钱太慢,于是,我发现了一个商机。

以正义为名的这样一所培养法律学生的学校,因为授受害者以武器的落差而尤其打动人,这是你在现实里面很难见到的故事,而你也很难找到比她们更有动力从根本上改变现状的人。该项目的创意来自 JWT 阿姆斯特丹。

另一支黑铅笔颁发给了一串阿富汗的传统手链,只不过它现在要背负更多含义。

阿富汗的政府卫生部委托了广告公司 McCann,拜托他们想办法提高疫苗接种的社会认知。在此之前,只有一半不到的阿富汗人接种过疫苗,这里的医生和医疗体系也没有找到什么好办法让更多人接受疫苗接种。

McCann 想到利用阿富汗给新生儿系上的手链这一文化背景浓厚的位置,他们自己制作了一种五颜六色的珠链,每一种颜色代表了一种疫苗。它独特的颜色搭配和造型立刻在阿富汗父母眼前出现。

不难发现,创造了价值的实物往往是获奖者的共同点,或者传达一个信息,或者真的“功能性”极强而改造了人们的生活。

在相当于银奖的 11 支白铅笔当中,还有两个我们认为挺有趣的案例。

花了 4 年半,壳牌一直在研发一种利用重力就能发电的灯。在官网的宣传视频上,你只需要搬起一堆重物,就可以发电。这种电灯能够帮助地球上仍然缺少电力和设施的地区。

另一个巧妙的 campaign 由人权组织 Black Lives Matter 发起。他们把 Facebook 上人们通常用来在灾难状况中确认自己安全的习惯颠倒过来,呼吁黑人们只要在美国生活感到“不安全”,就发一条 Facebook 确认自己“不安全”的现状,最终的反响极其广泛,不少名人也表了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