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商业时尚短片设计
整个 1960 年代后半期,正处在“摇摆伦敦”(Swinging London)时期的伦敦城里,具有叛逆精神的时装、音乐、文学、电影如火如荼地交替上演。 作家 Barry Miles 和摄影师、记者 John Hopkins 以及他们的一群朋友先是在 1966 年联合创刊了一本名为 International Times 的报纸,这是欧洲第一个地下媒体。一年后,他们又发布了另一本英国重要的地下杂志 Oz Magazine,那一年,全美国的嬉皮士们奔赴旧金山参加一个名为“爱之夏”的盛会。 这些报纸和杂志往往都在一些音乐节或者社区街角售卖,因而收获了一群稳定的观众群。内容大多都关于另类的音乐、艺术、影像等等。第一刊 International Times 就刊登了关于英国摇滚乐队 Machine 和 Pink Floyd 的报道。而 Oz Magazine 则将一大群迷幻艺术家、善于运用鲜艳色彩的平面设计师、时装设计师和艺术装置介绍给当时的年轻人。 “60 年代的时候,不论是在美国还是英国,地下杂志都是新的创意和想法传播的主要途径。但是当时人们只看到的是年轻人在金门公园里跳舞。没有人认真想过这些思想和想法是哪里来的。地下杂志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Barry Miles 说。 50 年后,Miles 和他的策展人朋友 James Birch 策划了一本为《六十年代英国地下媒体》的画册。据说这个想法来自于二人 30 年前的一次会面。 画册收集了那个时期在英国兴盛的所有地下报纸和杂志的封面,以及由杂志延伸出的漫画书,以及一系列丰富的平面设计、广告、海报的宣传页等等。伴随着这本画册的,还有一场同名展览,于 9 月 22 日在 Birch 本人开设的 A22 画廊开幕。 展览主要展示被忽略的和低谷的地下杂志对时代所产生的影响。它试图证明,没有这些地下杂志,就不会有英国反主流文化的出现。其中,观众不仅可以看到 International Times 和 Oz 两本知名度较高的地下杂志,还有 Friends/Frendz,Gandalf’s Garden,Black Dwarf and Ink 等杂志的封面、专题和海报设计。 这个展览将一直持续到 11 月 4 日,如果你在伦敦的话,不妨可以去看看。而《六十年代英国地下媒体》一书由英国出版公司 Rokect88 出版,预计于 10 月发售。 题图及未标注出处图片来自:It’s nice that
科幻片导演 J.J.艾布拉姆斯和新海诚的爱情动画竟然有了交集, THR 今日报道,派拉蒙与 J.J.艾布拉姆斯的坏机器人公司获得了《你的名字。》的改编权,将与日本东宝株式会社合作,把这部日本影史上最卖座的电影之一改成美版真人电影。 派拉蒙随后亦在微博确认这条消息。J.J.艾布拉姆斯,协同坏机器人另一经验丰富的制片琳塞·韦伯(《科洛弗 10 号》、《星际迷航:超越星辰》),以及动画版制片人川村元气,担当美版制片人。 《你的名字。》是新海诚创作的现象级动画。这部表面科幻实则讲述爱情的电影,围绕少年男女展开叙事:男女主发现可以彼此进行身份交换,过着另外一人的生活,但随后意识到他们被遥远的时空所分隔,而一场灾难正威胁着其中一人的家乡,两人必须寻找办法阻止灾难的降临。 这部动画在 2016 年上映时票房大获成功,名列日本影史第四。其 3.55 亿美元的全球票房也让它成为海外票房最高的日本动画。它同样获得了学界认可,拿到了第 40 届日本电影学院奖的最佳动画提名。 新海诚在一份声明中表达了对真人电影的期待:“《你的名字。》是建立在日本团队的原初想象之上、被整合成在国内渠道放映的电影。当这样的工作和好莱坞的制片方式相结合时,我们也许会看到之前从未意识到的新的可能性。我对真人电影相当期待。” 在 IP 改编领域,J.J 一直是个保险的选择。他操刀了《星际迷航》电影版和《星球大战》续集三部曲首部。尽管其风格和对原作的理解让不少原作党失望,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电影均取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这也是为什么当《星战 7:原力觉醒》被广泛质疑照搬《新希望》时,卢卡斯影业仍然乐意雇他拍摄《星战 9》的原因——他也许不是粉丝心中的理想人选,但一定能为电影公司创造巨大收益。尽管他并未确定执导真人版,但这个名字已经相当于票房保证。 不过,美国改编日系作品很容易遭遇水土不服。除了《明日边缘》等少量优质作品外,最近的《攻壳机动队》和《死亡笔记》均遭到来自观众和评论人的口诛笔伐。从具有种族争议的选角,到情节角色的“美国化”,美版很少能消除普遍存在的违和感,并且很容易把故事的内核扭曲成好莱坞千篇一律的主旋律。 一个好消息是,改编剧本将由《降临》编剧埃里克·海瑟尔撰写。《降临》的原作是科幻作家特德姜的《你一生的故事》,被公认改编难度极高。但是海瑟尔成功将之银幕化,并因此拿到了金像奖提名。也许人们应该对真人版给予更多的信心。 题图来自《你的名字。》
9 月 25 日,世界顶尖的综合格斗冠军赛 UFC 在上海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发布会的目的是为了介绍两个月之后的 11 月 25 日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的一场中量级对决——“UFC 格斗之夜:席尔瓦 VS 盖斯特鲁姆”。 虽然 UFC 在国际上影响力很大,UFC 的节目在全球超过 163 个地区,面向 11 亿电视观众,使用 35 种不同语言播出,但两个月后的比赛还是 UFC 第一次现场落户中国大陆地区。因此,现场的发布会不少内容和环节都和本土的情况相关。 与席尔瓦和盖斯特鲁姆一同亮相发布会的还有来自中国的选手李景亮。一项相对小众的运动希望打开一个新市场,本土运动员总是被寄予厚望,像是之前 WWE 在上海办的一场表演赛中也找来了来自中国的选手王彬。另外,发布会现场还宣布 UFC 签约了两位中国辽宁的女选手,分别是闫晓楠以及武亚楠。 社交媒体是另一个重点利用的对象。三位中国选手的介绍资料都附上了微博的账号。不过,除了已经颇具名声的李景亮有近 20 万粉丝,闫晓楠以及武亚楠的粉丝分别只有 7000 多和 200 多。 UFC 与微博更密切的合作来自前不久发起的全国性的健身健美大赛,为了寻找首位中国 UFC 举牌女郎。经过一个多月,最终选出了两位优胜者。#UFC中国举牌女郎#的话题在微博上目前有着 6000 多万的阅读和 3.3 万的讨论。 2015 年,PPTV 宣布了与 UFC 深度合作的消息。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获得了 UFC 自 2016 年 3 月至 2021 年 2 月五年的中国大陆地区新媒体独家版权,可以免费直播、点播 UFC 赛事以及节目。当时报道称,双方的合作不仅限于赛事版权,还包括赛事推广、选手培养等,要打造“版权+推广+办赛+选手培养”的全产业链。 在 PPTV 的 UFC 页面上,除了固定的赛事,短视频随着事件或新闻而更新,比如这次的发布会就被剪辑成了不同的片段。UFC 希望能够通过短视频先让受众多了解这项运动从而深入关注,因此它也与秒拍、头条、优酷等平台达成了合作。赛事的相关视频中,除了之前引起热议的“嘴炮”麦克雷戈与梅威瑟的跨界之战点击量在 261 万,其他鲜有超过 50 万点击的视频。这与评论点击达到 200 万的 WWE 还有一定的差距。 不过 UFC 还是通过视频在内地收获了众多粉丝。根据 UFC 亚太区副总裁张卓麟在发布会上列出的数字,亚洲共有 9300 万 UFC 的粉丝,其中中国大陆地区有 2800 万。而且,WWE 的点击说明着,UFC 还有更多的搏斗体育爱好者的争取空间。 UFC 在 2015 年营收达到 6 亿美元。2016 年,经纪公司 WME | IMG 以…
2017 年 Archiboo Web Awards 揭晓,伦敦事务所 David Miller Architects 赢得最佳网站大奖。 Archiboo Web Awards 是一个位于伦敦的组织,关注建筑公司或是个人建筑师,是如何在互联网上用各种创意方式展示伟大的建筑。 目前,Archiboo Web Awards 开放了 10 个类别的奖项评选,包括最佳网站、最佳主页、最佳视觉设计、最佳社交媒体、最佳视频运用、最佳创新应用、最佳内容编辑、最佳线下体验、最佳技术运用以及最佳数字图像运用。来自美国、加拿大以及英国的 250 支团队参加了今年的评选。 这次斩获最佳网站大奖的是伦敦事务所 David Miller Architects,评委给出的评语是“干净,酷且全面”。 建筑设计网站 Dezeen 总编辑 Marcus Fairs 和全球最大的工程顾问公司之一 Arup 的工程师 Carolina Bartram 都在评审团之列。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非常有条理且精心设计过的网站,对于信息、人物和建筑之间的平衡处理令人印象深刻。” 此外,David Miller Architects 还拿下了“最佳技术运用”奖。 “最佳主页”奖授予了景观设计公司 Gillespies,代表作有爱丁堡圣安德鲁广场的景观设计、伦敦豪华公寓 NEO Bankside 景观等等。评委表示,关于工作室的规模、特长以及其所擅长的、专注的领域,Gillespies 的官网主页提供了清晰一致的信息。 建筑事务所 Sarah Wigglesworth 收获了最佳视觉设计奖,它们具备运用漂亮的图像来讲述故事和进行直观导航的能力。 “最佳视频运用”奖和“最佳社交媒体”奖分别颁给了伦敦两家事务所 Witherford Watson Mann 和 Mæ。后者善于利用在社交媒体推广自己的作品,并与客户、消费者及其他利益相关者保持联系和沟通,这有助于帮助团队保持足够的灵活性,在面对客户需求时作出即使反应。 而将虚拟现实技术运用于建筑设计的 Ackroyd Lowrie,拿到了最佳创新应用奖。这个总部位于东伦敦的建筑事务所总喜欢做一些技术创新与建筑设计融合的事,在他们看来,这能够确保设计快速进入决策阶段,且最终的成果与设计方案的偏差也会相对较小。 其他的获奖团队包括伦敦事务所 Cousins & Cousins, 新创立的工作室 IF_DO,以及另一个伦敦团队 Archio。 图片来源:Dezeen
据彭博社消息,德国西门子与法国阿尔斯通两家欧洲铁路巨头宣布合并铁路事业,来应对在全球扩张的中国中车。 新公司将更名为西门子阿尔斯通( Siemens Alstom ),西门子将把机车制造和信号设备事业转移至阿尔斯通,以换取新公司 50% 的股权。合并后公司总部将依旧设于巴黎,并维持在法国上市的现状,预计 2018 年年末将完成合并。 西门子 CEO Joe Kaeser 在合并视频里表示:“我们需要加强我们的竞争力。亚洲强有力的玩家改变了全球市场格局。” 几年前,西门子、阿尔斯通、庞巴迪还在全球铁路车辆制造市场上三足鼎立。但随着中国中车的业务迅速覆盖全球 101 个国家与地区,传统三强已经不再。中国中车发布的 2016 年财报显示,其年销售额达到 2241 亿元,还先后获得了波士顿、费城、洛杉矶等美国城市的铁路订单。 对比之下,西门子与阿尔斯通合并后两家公司的年销售额加起来也只有 153 亿欧元(约 1197 亿元),尽管远不及中国中车,但合并足以帮助两家公司巩固第二位的市场份额,与中车开展竞争。 在高速铁路领域,西门子与阿尔斯通各自拥有较强的技术实力。西门子所研发的 ICE 列车运行在德国与邻近的瑞士、奥地利、荷兰等国;而阿尔斯通的 TGV 列车则来往于法国与比利时、瑞士等邻国, TGV 列车技术也被出口至韩国、西班牙等国。 从全球销售网络来看,阿尔斯通在中东、非洲、中南美洲有深厚的基础,而西门子在中国、美国、俄罗斯较有优势,合并之后有助于两家公司实现销售网络的地理互补。相较于中国中车的成本优势,西门子至今在铁路信号系统上处于领导地位,这也将成为西门子阿尔斯通与中国中车开展竞争的差异化优势。 西门子与阿尔斯通的合并也将洗牌全球铁路车辆制造市场,体量超过千亿元的中国中车与西门子阿尔斯通将进入第一梯队,而庞巴迪、日立、韩国现代等规模较小的企业则将构成第二梯队。不过两家欧洲企业的结盟还有一个障碍没有扫清,由于在欧洲市场的市场占有率过高,此次合并能否通过反垄断审查还是未知数。 题图来自 france.fr
周一迪拜举办了一次试飞活动,飞行工具是一个超大型的无人机,不过是能载客的。据称迪拜将凭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拥有“空中出租车”的城市。 首次试飞的站台对象很大牌,是迪拜王储 Sheikh Hamdan bin Mohammed,在他的注视下,“飞的”在墨西哥湾沿岸的沙滩上飞行了 5 分钟,然后平稳地降落。 这辆能飞的出租车从外观上看像一个小型的两座直升机,只是头顶一个超大圆环,由 18 片螺旋机翼构成。载客无人机充满电所需时长为 2 小时,以每小时 30 英里的速度飞行,最长飞行时间为 30 分钟,最高时速可以达到 60 英里。为了应对飞行故障,飞机还配有备用电池,即使遇到最糟糕的情况,飞机上还有为乘客准备的降落伞。 和 Uber 类似,“空中出租车”还有一个专属的手机 APP,乘客可以直接通过线上操作来预定,完成订单后,它就会自动来接你再把你带到目的地。 这辆风光无限的“空中出租车”来自一家德国无人机公司 Volocopter,从 2011 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垂直起降(VTOL)飞机的研发,这意味着这种飞行工具可以不用借助跑道而垂直起飞。今年 8 月公司还从戴姆勒和其他投资者处拿到了 2500 万欧元投资。 第一架获得授权的“空中出租车”会在 2018 年推出市场,但是 Volocopter 还没有公布价格。公司希望在 5 年里完成对“飞的”全面的测试,将这种新型交通工具推广到更多地方。 Volocopter 这次的试飞对迪拜而言是极具意义的交通革新,因为迪拜打算到 2030 年之前将市内交通方式的 25% 都改为无人驾驶,尽管根据导航公司 TomTom NV 在今年 2 月统计的世界城市交通指数,迪拜的堵车情况在世界上还不是最坏的,排在第 85 名的位置。迪拜想要把自己打造成世界交通技术创新中心。 为了完成这一目标,迪拜从众多竞标公司中挑选出了合作方 Volocopter。今年 3 月,本来迪拜方面说好和中国无人机公司亿航合作来实现“飞的”的计划,但是之后突然就被换作了 Volocopter,官方并没有给出解释。 Volocopter 另外的竟争方还有航空巨头空客公司,它的目标是到 2020 年生产出能飞的自动驾驶出租车;以及由 Google 联合创始人 Larry Page 所支持的 Kitty Hawk 公司;和正在与合作伙伴密切合作开发“飞的”的 Uber。日常“上天”,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再那么遥远的梦想。 文中图片、题图来自 Volocopter、Reuters
位于英国伦敦的花园博物馆(Garden Museum),是世界上第一座介绍园艺历史的博物馆,也是英国唯一一座专注花园艺术、历史与设计的博物馆。为了增强对不同年龄参观者的吸引力,这座博物馆在今年 5 月刚完成为期 18 个月的整修,在完善了室内外陈设的同时,他们还委托著名的独立设计机构五角设计事务所(Pentagram),为其设计了新的视觉系统。 主持设计的是 Pentagram 的两名合伙人 Luke Powel 和 Jody Hudson-Powell。他们从构成花园的不同元素出发,设计了一系列看上去有一些支离破碎的抽象图案。不过当这些抽象的色块被组合在一起,不同季节及其对应的植物,就被生动地展示了出来。 他们制作了一个色盘,为不同的季节搭配了不同的色系。春季以花色为主,夏天以绿色为主,秋天是棕色,而冬天是蓝色。与色系对应,不同的季节还拥有不同的图案,春天有较多的花朵,夏天有不少绿叶,秋天则以落叶和枝丫为主,而冬天有雪花 Luke Powel 和 Jody Hudson-Powell 的设计灵感,是从巴西著名景观设计师 Roberto Burle Marx 的作品中获得的。Roberto Burle Marx 设计的花园,总由不规则的几何色块组成,从空中俯瞰,带有扁平化设计特有的美感。相似的设计运用到博物馆的网站、海报或展板上,既实现了花园博物馆作为一个品牌所追求的统一感,也不显得重复和单调。 Luke Powel 和 Jody Hudson-Powell 还重新设计了网站上的地图,将伦敦的不同地块用不同的色块填充,用一种更艺术的方式为人们标注出了花园博物馆的具体位置。 在字体的选择上,“Garden Museum”这两个单词使用了 Humanist 970,而网站中的绝大多数内容则用 Amira 显示。前者是由早期的无衬线字体 Doric 发展而来的,与同时期的许多字体相比,不算完美,但是很有自己的个性;而后者更现代一些,在 Luke Powel 和 Jody Hudson-Powell 有一种木刻的质感,与传统花园的视觉语言比较接近。 这套百变且活泼的视觉系统,与翻新后的花园博物馆一样,都希望传递向人们传递出一种更开放的姿态。新的博物馆除了常规展区外,第一次新增了一座花园,还翻新了咖啡馆、学习区和工作坊,为人们提供了更舒适且丰富的活动空间。新的视觉元素则点缀在新的实体空间中、人们购买的纪念品上以及打开的网页里,以另一种形式将花园的美感带入人们的生活之中。   题图及文内图(如无注明)均来自 Pentagram
如果你还记得这个系列的话……《移动迷宫》原作是一个面向青少年的科幻小说系列,首部中,主人公在电梯里醒来,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个奇怪的露营地,露营地里都是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该地通向外界的唯一路径是一座巨大又充满机关和怪兽的迷宫,不少人在尝试走出它时殒命。随着故事的进展,每月定时送来的神秘补给中断,夜间的怪兽袭击愈加频繁,角色们不得不步入迷宫寻找出口,并在随后的旅程中发现了更大的阴谋。 这个系列的改编电影分别在 2014 和 2015 年推出了前两部,捧红了从电视剧界踏入影界的年轻演员迪兰·欧布莱恩。但是它从来没有“爆”过,两部分别在北美拿走 1 亿出头和 8000 万美元的票房,尽管在同类型里不算低,但也只能称得上不温不火。 如今这个系列即将迎来终结曲《死亡解药》,定档 2018 年 1 月 26 日(原档期是今年 2 月 17 日,但是因欧布莱恩去年在片场遭遇严重事故而延期)。主角们在经过两部电影的磨练后,要与迷宫背后的黑手 WCKD 组织展开决战,并解开更多小说设定上的谜题。 从预告来看,电影的动作风格比较平庸,反乌托邦反强权控制的主题也有点俗气。其实这几乎是所有同类作品的通病。 YA 作品,即面向 Young Adults(12-18 岁/ 20 岁出头的青少年)的作品,在小说界和电影界并不是新词。早期的《哈利·波特》和《暮光》系列都可以被归为 YA 类。在《哈利·波特》结束后,好莱坞不想放弃 YA 群体,也一直在寻找口碑不错的接替者,直到《饥饿游戏》的出现。 狮门的《饥饿游戏》是现象级的,它以 4.24 亿美元的北美票房占据科幻小说改编作的票房首位,超过了经典的《侏罗纪公园》,也让众多制片方看到了 YA 电影仍然具有潜力。他们认为这些作品拍好了不但能吸引青少年,还能吸引成年人。这种拓宽观众群的意图也让该类的一个子类脱颖而出——它们更注重青少年身上“成熟”的一面,往往塑造出勇敢的主角,在反乌托邦的设定下起身反抗制度,完成成人没有去执行的任务(或者在很多情况下,成人角色完全被忽视了),重点是颠覆政权,拯救世界,而不是在校园里谈情说爱。 于是,同样是畅销书且题材相近的《分歧者》系列、《移动迷宫》系列都被搬上了银幕。但是它们的成绩并不如人意,《分歧者》仍然由狮门出品,首部投资超过 8500 万,但是北美票房只有 1.5 亿。两个系列的票房和热度都是在步步下跌,这是连其中的明星都无法拯救的。2016 年,索尼的 YA 科幻电影《第五波》上映,尽管由“超杀女”克洛伊·莫瑞兹主演,然而仅 3400 万的北美票房甚至未能回本。 心理成熟的观众大概只能忍受一次 YA 电影中纯洁心善的青少年徒手战胜一切的套路。这点其实在《饥饿游戏》上已经体现得很明显了。这部有史以来最赚钱的 YA 电影,最后一部的投资高达 1.6 亿美元,北美票房却比首部少了 1.5 亿。观众的反响是,尽管表面像是大制作,内里却是 CW 电视台(以出产低成本的粗糙青春剧成名)的美剧。 如果动作戏不够突出,主题和角色又显得幼稚和不现实,充满了服务于青少年的幻想,那么这个类别的没落是相当值得理解的。 题图来自《移动迷宫 3》
素食主义者的可选餐食又将多一个品种,尤其是针对那些还放不下海产的人。 全食超市将要推出一种植物基金枪鱼 Ahimi,用包括西红柿在内的 6 种原料制成,全面模拟真金枪鱼的口味和口感,这种新产品从 11 月 1 日起先在洛杉矶和纽约进行试点,会被单切成“鱼片”、做成加州卷或者和其他食材搭配组合售卖。 素食环保主义者曾经表示过寿司卷的热销会导致人类过度捕捞渔业资源,引起金枪鱼等鱼种的灭绝,现在 Ahimi 的出现正好能解决这个问题,而另一方面,寿司爱好者也不用再担忧深海污染带来的食品安全隐患——吃到汞含量超标的金枪鱼。 Ahimi 的制造商 Ocean Hugger Foods 在 2016 年成立,由一位名叫 James Corwell 的美国大厨创办,他表示 Ahimi 的研发耗费了很多年,它是由全天然原料制成,也没有采取任何化学制作方式。尽管配方是个秘密,但是他说道,Ahimi 的亮点就是虽然西红柿是其主要原料,但是吃起来就是能让人完全感觉不到西红柿的味道。Ahimi 明亮的红色外表和生鱼片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足以以假乱真。不过要是你是个金枪鱼铁杆粉丝,那仔细品尝,实际上还是能觉察到一些细微区别的。 James Corwell 做素金枪鱼的想法起源于他的一次东京筑地鱼市之旅,当时他看到差不多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仓库都堆满了金枪鱼,每天鱼市的金枪鱼销量能达到 400 万吨以上,他简直不敢相信渔民这种捕捞方式,海洋里还能剩多少金枪鱼,因此他决定利用自己在餐饮界的经验找出一种替代品。 James Corwell 是美国厨师协会认证的大厨,在美国只有 60 个人拿到了这个证书。Ahimi 是他为 Ocean Hugger Foods 制作的旗下首个产品,官网上写着,除了 Ahimi,James Corwell 很快还要推出鳗鱼、鲑鱼等鱼种的替代品,预计后续产品会在 2018 年下半年面市。 全食超市是在今年在芝加哥举办的全国餐饮协会贸易展上发现的 Ahimi,如果这次在洛杉矶和纽约试点顺利,那素金枪鱼将会被推广到更多区域。 据称,Ocean Hugger Foods 还计划在今年秋天在 Google 和 Twitter 的总部食堂开始供应 Ahimi,另外美国和加拿大的大学食堂里也会出现,被放在流行的鱼生沙拉拌饭里。   文中图片、题图来自 Ocean Hugger Foods
Gala Colivet-Dennison 刚开始做珠宝设计 6 个月,还没有自己的网站,但她的设计吸引了一些关注,包括 Dazed、AnOther 两个亚文化时尚/文化媒体。 2017 春夏设计系列的 Lookbook,Gala 想捕捉到人在自然状态下美丽的尴尬。听起来这里面有很多矛盾的词语,自然和尴尬,或者美丽和尴尬。这和 Gala 的设计给人的感觉一样,矛盾、古怪、但是有充满力量的美感。 “我比较常用银。我经常会从粗糙切割的石头上找到灵感,比如说玛瑙、石英,并在人造和天然中找到一种平衡”,Gala 对 AnOther 说。 Gala 的 Instagram 上图片不多,但也许能让你了解一下她脑袋里的想法。她将其当成情绪板(mood borad),用图片记录她的灵感。比如一张电梯上的高跟鞋细节图、一个来自 11 世纪的伊拉克的黄铜油灯、一个 1928 年 Jean Pulforcat 设计的茶壶、埃及女歌手及演员 Umm Kulthum、 Beverly Pepper 的 zig zag 雕塑等等,有些当代艺术的意味。 在莫利学院(Morley College)夜校学珠宝设计之前,Gala 在金斯顿大学(Kingston University) 学习雕塑艺术,主要做体积巨大的雕塑,就是因为大雕塑不容易收藏,Gala 转而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做起了珠宝设计。 “因为做雕塑的背景,我会去看 Henry Moore、Louise Bourgeois 这些雕塑艺术家的作品,当我更年轻的时候也受到维也纳行动派(二十世纪一次短暂而充满暴力的艺术运动)的启发,除此之外还有一堆行为艺术家,比如说 Carolee Schneemann,我把珠宝看成是身体的延伸,并且用雕塑的方式展现出来”。Gala 对 Another 说。 Gala 觉得自己刚开始做珠宝还没到一年,发展得过于快了,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想慢慢来,10 月份 Gala 准备去中央圣马丁上课学习一下做珠宝的技巧。 “我想做那种独一无二的单品和设计,并且过程中的一切都由我一个人来做。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我不想做那种可以被重复的、主流审美的东西”,Gala 说。 题图、文中图来自:Dazed
Google 正在开放更多的用户“意图”数据,从而扩大数字广告定制化的可能性。 “受众+内容+意图——这就是魔法诞生的地方。”负责 Google 代理公司及媒介解决方案的副总裁 Tara Walpert Levy 在本周一的纽约广告周上说,“如果你只要记住一件事,记住 ‘Intention drives attention’。” 在这场名为“知晓他们的意图、获取他们的注意力:认知时代的视频广告”的演讲中,Tara 主要介绍了 YouTube 最近基于用户行为数据推出的全新视频广告工具。 纽约广告周被认为是北美乃至全球“最大的广告行业大会”,上千名 CMO、广告公司高管、科技及媒体巨头的代表赶赴时报广场的大楼里发表演说、讨论行业议题。 据 Google 表示,基于意图投放的广告在移动端比普通的广告提升了 20% 的记忆度、50% 的品牌认知,公司把新功能命名为“Custom Affinity Audiences”。Tara 评论说:“在身份或背景之上的意图数据推动了更佳的广告效果,这是合理的。这种方法可以追溯到最初的搜索广告——迅速解决一个人用某种方式表达的直接需求,实际上是在帮助用户。” 具体来说,除了用户在的人口数据(年龄、性别、地区等)和在 YouTube 的搜索历史,往后营销人员还能根据用户在 Google 地图、Google 应用商店等地方的行为来制定广告创意及投放策略——用国内 BAT 的话术来说,就是打通了“数据生态”。 相比之下,另一款叫做 “Director Mix” 的视频广告创意工具更有趣一些,它允许营销人员更灵活地在数字环境下投放视频广告,而不仅仅是传统地制作一支一成不变的 60 秒广告。 一个被提及的案例是麦当劳。它们在 YouTube 上共投放了 77 个版本的短视频广告,但实际上这些广告的画面基本一致,只有文案根据被投放的不同类型电影预告片会有所不同。YouTube 的产品管理总监 Diya Jolly 昨天发表的一篇博客中,将该产品的特点称之为“规模化的个人定制”。“你给我们提供视频广告的素材,比如不同的音频、背景设计和文案,我们的系统可以创建成千上万个广告版本以匹配你的不同受众群。” 金宝汤公司最近在 YouTube 的广告同样做到了定制化,当广告出现在 Netflix 的《女子监狱》前,广告文案就会变成“你的烹饪会改善监狱的伙食吗?我们的汤可以。” 某种程度上,这很像过去平面广告中的系列海报创意,但同样的事情过去在视频广告中受制于成本很难实现。 此外,一款新的视频广告序列工具(Video Ad Sequencing)允许营销人员将不同长度的视频内容拼接剪辑,并优化不同受众看到的广告版本。游戏公司育碧此前推广《刺客信条》时,一开始公司推出了一支 2 分钟的游戏预告,用来针对该游戏的死忠玩家;公司又制作了四段从 2 分钟预告中剪辑出来的 6 秒广告,目标是 E3 展览的观众。YouTube 称,该活动提高了游戏 25% 的知名度,搜索“刺客信条”的人增加了 224%。 相比国内视频网站近两年热门的新型广告“创意中插”难以规模化的弊端,YouTube 这次推出的广告工具(尤其是 Director Mix)在兼顾广告创意和规模化投放上进行了不错的尝试。 视频广告已经成为科技公司们广告业务的发展重点。随着品牌广告主越来越多把品牌营销的预算放到移动端,这块市场成为当下品牌主削减广告预算的背景下增长最快的领域。过去一年多,YouTube 一直在推广 6 秒短视频广告和相应的玩法。 题图:YouTube
在未来社会,一位父亲依靠一款视听科技眼镜,使得现存的残酷世界变成了一座精致的世外桃源,但当这款眼镜失灵的时候,这位父亲便面临与儿子分离的危险…… 当现实太过残酷时,我与你一起逃亡至幻想之界,精致的<画风与黑暗残酷的科幻画面相交错,上演了一段感人父子情。本片《怀旧者》(The Nostalgist)改编自纽约时代周刊最畅销的小说家丹尼尔·威尔森(Daniel H. Wilson)的作品,他更广为人知的作品是《机器人启示录》(Robopocalypse),曾被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改编为同名科幻片。 本片由罗马 Giacomo Cimini执导,曾在伦敦电影节展映,并在棕榈泉短片电影节与意大利吉福尼电影节获得过展映与奖项。本片小演员萨缪尔·乔斯林Samuel Joslin是英国资深童星,已主演《幽情秘史》、《帕丁顿熊》等多部故事长片,在本片成熟的演技也是可圈可点,老演员兰伯特·威尔森Lambert Wilson是法国著名演员,曾五次被提名法国电影恺撒奖。 本片依托的场景图,选址坐标伦敦的一座建筑物
不少健身的人应该挺想知道如何量化自己肌肉训练的情况,日本服装品牌郡是(GUNZE)与健身房 RIZAP 合作推出的一款健身服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郡是是以销售内衣与袜子为主的日本知名服装品牌,年销售额能够进入日本服装企业 top10,旗下加热保暖裤袜算得上是不少女性消费者穿裙子过冬的“神器”。日前,郡是宣布他们为健身房提供的“肌电 WEAR ”将正式投入使用。 “肌电 WEAR ”听起来是有些玄乎的名词,简单来说就是健身服面料使用了能够作为感应装置的导电性能面料。在使用“肌电 WEAR ”时必须同时佩戴上外置感应装置,只有这样感应装置才能通过导电面料来记录健身者的锻炼情况。 通过 APP 显示的量化数据,健身者与教练就能够知道练某个动作的训练效果究竟好不好,这样有助于教练为健身者更加科学地安排训练内容。由于肌肉训练数据实现了可视化,所以“肌电 WEAR ”也很适合想局部瘦身的人士。 这样一款“肌电 WEAR ”在穿脱的方便程度上与普通健身服一致,柔软的布料还兼备了透气性。不过,洗健身服时得需要拆下外置感应装置,否则它遇水就会失灵。 合作的另一方健身房 RIZAP 在此之前会使用贴付在身体的感应垫来记录健身者的锻炼情况,但他们发现感应垫无法测量某些特定动作,只有紧贴身体的健身服才能做到,所以他们就找上了近几年致力于开发功能型内衣的郡是。 在 1950 年代,郡是的业务范围从服装生产扩大到了包装材料与电子零部件,这也使得这家服装公司掌握了感应与电路技术。 2016 年,郡是还与日本信息公司 NEC 研发了一款可穿戴系统,通过使用者的动作来记录身体状况的技术成果也被运用到了这次的“肌电 WEAR ”上。 [suxing_insert_comments ids=2,7] “肌电 WEAR ”算得上郡是为 RIZAP 专门定制的产品,考虑到康复训练与老年消费者也用得到类似产品,郡是计划今后继续扩大筋肉锻炼类贴身内衣的研发。 通过 APP 显示的量化数据,健身者与教练就能够知道练某个动作的训练效果究竟好不好,这样有助于教练为健身者更加科学地安排训练内容。由于肌肉训练数据实现了可视化,所以“肌电 WEAR ”也很适合想局部瘦身的人士。
回想你去过的演奏会,是不是都会被要求把手机调至静音状态或者关闭?而耶鲁大学在 10 月 6 号举行的音乐季开幕演奏会上,却邀请听众打开手机和演奏者一起完成《蜂巢》(Honeycomb)这首曲子的演奏。 大多数的音乐厅都会把舞台设置在大厅一端,因此在不同的位置听演奏,效果也有微妙的变化。 在这场演奏会上,耶鲁大学邀请听众把手机打开,连上网络,登陆一个叫做 SynkroTakt 系统,它会让你耳朵听到的音乐和演奏会台上的音乐混合,然后同步播放出来。 如果演奏会现场有 250 个人带了手机,那就相当于多了 250 个扬声器,算是真正的环绕立体声了。 SynkroTakt 是由美国乔治亚大学的博士生 科迪·布鲁克希尔(Cody Brookshire) 和其他几个爱好音乐的程序员开发的。SynkroTakt 是一种多轨音频同步技术,可以把同一时间、不同电子设备的音乐通过网络混合在在一起,然后统一播放出来。 用上 SynkroTakt,即使你在演唱会离舞台最远的位置,也可以同步感受舞台上的氛围,也算是真正体验了一把什么叫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了。 这样的感受和在演唱会现场挥舞着荧光棒的感受还是挺不一样的,后者是肢体上的同步,通常挥不了多久就开始腰酸背痛,SynkroTakt 是听觉上的同步,只要你愿意,可以一直参与下去。 SynkroTakt 还可以应用在会议、游行这样的场景中。打开 SynkroTakt ,即使游行离你越来越远,你也可以感受到人群中的热烈氛围。 它也可以分离复杂的音乐。比如在声乐重唱时,演唱者可以用 SynkroTakt 把自己的部分分离出来,反复练习。 网上有管乐团版本的《蜂巢》,曲子开头一下子涌进来了长笛、双簧管、萨克斯、大提琴等好几种乐器,听起来像是噪音。随着音乐的推进,曲调和节奏才逐渐明朗起来。 另外,参与设备的数量、质量和型号是不可控的,而且每个设备的音量设置也不一样,这些都会影响到最终的音乐效果。 看起来,同步出好音乐比同步这项技术难多了。
两年前,加拿大矿业公司 Lucara Diamond Corp 在南非博茨瓦纳一座矿场发现了一颗和网球一般大小的钻石原石,取名为 Lesedi la Rona,在博茨瓦纳土著语中意为“我们的光”。 现在这颗重达 1109 克拉的超大钻石以 5300 万美元的价格被卖给了美国珠宝品牌 Graff,这意味着每克拉达到了 4.78 万美元的价格。之后宝石大师将要把这颗钻石进行切割和抛光,做成精美的钻石作品。 Lesedi la Rona 是自 1905 年以来全球发现的最大颗钻石,据称历史可以追溯到 25 亿到 30 亿年之前。这颗原钻质地剔透、质量上乘,被美国宝石学院列为 type 11A 级别钻石,也就是化学成分最纯的钻石,只有不到 2% 的钻石可以归于这一种类。 它曾经在去年 6 月于伦敦苏富比拍卖,当时估价达到 7000 万美元,但是因为当时竞标最高价只有 6100 万美元,没有达到底价,所以最后流拍被收回了。 可以说苏富比选择的拍卖时机糟糕透了,因为那时正好是英国进行了脱欧公投后的第六天,世界货币和股票市场都有极大波动,拍卖以美元进行,而美元在公投后大涨,使用其他货币的买家不得不支付溢价。现场拍卖时,买主们的竞标热情都不高,价格攀升速度非常慢,最后完全没有达到 Lucara 公司的预估。   针对这次不成功的拍卖,《福布斯》和《经济学人》都提出了千禧一代因为经济状况不乐观越来越不喜欢买钻石,这些昂贵的首饰最后基本都落入了国际收藏家或者皇室(比如不差钱的中东王子)手中。 1905 年从在南非发现的库利南钻石(Cullinan Diamond)中切割出的最大颗钻石“非洲之星”现在就镶嵌在英国女皇的权杖上,另外女王的王冠上也有库利南钻石的镶饰。这颗 3106.75 克拉的钻石重量远远超过此次被卖掉的 Lesedi la Rona,当时被切割成了 9 块大钻石和 96 块小钻石。 看重钻石质量胜于尺寸,所以很可能将 Lesedi la Rona 切割成 2 块梨状的钻石,每块超过 200 克拉。 文中图片来自 Graff、dailymail 题图来自 AP
位于阿姆斯特丹南阿克西斯区的 Beatrix 公园,是这座城市最古老的公园之一,它吸引居民、游客前往,被称赞为一个“美丽且安静”的地方。 Beatrix 原本是个浪漫的公园,它最老的部分由荷兰景观设计师 Jacoba Mulder 在 1938 年设计。二战被德国占领期间,Beatrix 被改造成了现代主义风格。现在,Beatrix 的西侧是 Beethoven 大街,后面是会展中心的扩建工程,园内有几条小河穿过,建于最初的小湖仍然是整个公园最浪漫的地方。 Beatrix 最近的一次建设工程,是要将临近湖水的山丘改造成聚集着小公园的半岛景观,其中就包括要在附近的旧篮球场地上打造一个多功能的儿童游乐区。 操刀 Beatrix 游乐场的荷兰设计工作室 Carve 有着丰富的景观和游乐场设计经验。在这之前,Carve 曾把比利时 Flanders 地区最大的工业矿区考古遗址 Beringen 中的一处小山坡,改造成了极具可玩性的 be-MINE 游乐场,为古旧的工业建筑带来了新的生命。像是 Carve 在荷兰设计的小规模社区公园,也凭借雕塑般的滑板场地以及垂直森林的概念让人印象深刻。 这一次,Carve 为 Beatrix 设计了一个看起来很科幻的游乐场装置。这个装置由相互联结的三个部分装置组成,不像是五颜六色的儿童滑梯或蹦床,它有着白色的外观和光滑的曲面,极具未来感。 尽管造型简洁,但这个装置的作用可一点都不含糊。为了尽可能地满足儿童的需求,创造更多的玩耍场景,设计师在这个形似章鱼脚的装置设计了球门、蹦床、滑梯等多个区域。 比如说,设计师在中间的内凹处置入了蹦床和绳索结构,儿童可以在装置中攀爬;装置的一侧有一面可以反射周围环境的镜子,路人的身影在镜中扭曲,十分有趣;另一侧有一个内凹式的球门,儿童的活动区域可以延展至装置外的场地;它的其中一端故意挖空的部位,是可以悬挂秋千的天然结构;装置上开出来的大大小小的“洞口”,则成了儿童们自由探索的秘密空间。 或许,比起我们常见的那些缤纷的、简易的游乐设施,这个隐匿在树林之中形状怪异的游乐装置,更能够带给人们探索和发现的乐趣。 图片来自:gooood
第88届奥斯卡颁奖尘埃落定,在漫天刷屏小李子终夺影帝的众声喧哗中,还有来自不太起眼的小角落的一些隐微之声——那些初出茅庐的影人虽比不上影帝影后们星光熠熠,但他们的倾力之作也同样有着温暖人心的力量。这部英国和爱尔兰合拍、Benjamin Cleary执导的剧情片《口吃》并非本次奥斯卡最佳短片提名中的热门候选,但它爆冷获奖也可见其制作精良。片中的男主角Greenwood是一名孤独的印刷工人,他有着清晰活跃的思维,但口吃的毛病让他永远无法顺利地当面自我表达。为了避免更多尴尬,他甚至自学手语,时常装作聋哑人,但这却让他的生活越来越封闭。还好,他在Facebook上和一个开朗的女孩Ellie交往了半年,这让他的生活多了些许色彩。然而,当Ellie突然告诉他,她来到了他所在的伦敦旅游,想见面聊聊时,他陷入了内心的挣扎和恐慌…… 片中还隐藏着很多耐人寻味的小细节,无不体现着剧组的用心。 在Greenwood书桌的特写镜头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爱尔兰小说家弗兰·奥布莱恩的《落水鸟》和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的《马人》,这两部尤利西斯式的作品都暗示着他的精神困惑和自我逃避。 而Greenwood自己的房间墙上挂着一幅伪装的“海报”,上面的文字内容是梵高的名作《向日葵》及其创作年份1888年,还写着“人生隐喻”、“你期待郁金香么?”等话语,甚至还有一句戏谑的“吐字不清”,这些元素既影射着男主角的自卑,又直指他对生活的热爱、对与人交流的渴望。 回家的城铁上,Greenwood观察着一个做慈善工作的女孩,她正在读的书是J·D·塞林格的中篇小说《西摩小传》。这是一部意识流小说,由主人公西摩的弟弟叙述着已经自杀身故的西摩的故事。再一次地,导演选择了一部意识流作品来映衬只能任凭思维流淌、却无法开口发言的男主角。 当Greenwood终于决定去见Ellie之后,他先是给Ellie买了花,后来纠结一番,又换成了一本书。导演给了这本书一个一闪而过的特写:这也是J·D·塞林格的作品,《弗兰妮与祖伊》,它与《西摩小传》一样,是关于格拉斯家族最小的两个孩子的故事,也同样充满了意识流、东方禅宗和隐喻。Greenwood焦虑与迷惘再次得到了放大。 影片的结尾微妙而又令人触动,或许,当男女主角隔着马路,相视微笑挥手的瞬间,一切都已胜过了千言万语。 PS:骨灰级神夏粉是不是已经认出了这个萌萌的小哥呢?
从去年开始,表彰创意设计的英国黄铅笔奖 D&AD 和纽约广告周合作,决定在纽约广告周举办期间单独颁发一个 D&AD Impact 奖。从海报上的广告语就能明白这个奖项设置的目的:“我们庆祝优秀的(划掉),改变世界的作品。” 比起普通的公益营销和广告,D&AD Impact 更注重一件作品真正达到了它改变社会的目的,成为一桩“影响力营销”。 当地时间 9 月 26 日晚上,D&AD 在纽约广告周第 2 天举办了第二届 Impact 奖的颁奖典礼,获得最高荣誉的黑铅笔奖的作品有三个,除了我们此前曾多次报道的、那件立在华尔街铜牛对面的雕塑“无畏女孩”(Fearless Girl),另外还有一串手链、一座学校拿到了黑铅笔。 正义学校,是一所在印度新建的学校,由非营利组织 Free a Girl Movement 发起,旨在帮助儿童卖淫的受害者们接受法律教育,成为未来的律师。据该组织表示,在印度,约有 120 万个孩子被人利用强迫从事卖淫,而即便她们被解救出来,心理上也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以正义为名的这样一所培养法律学生的学校,因为授受害者以武器的落差而尤其打动人,这是你在现实里面很难见到的故事,而你也很难找到比她们更有动力从根本上改变现状的人。该项目的创意来自 JWT 阿姆斯特丹。 另一支黑铅笔颁发给了一串阿富汗的传统手链,只不过它现在要背负更多含义。 阿富汗的政府卫生部委托了广告公司 McCann,拜托他们想办法提高疫苗接种的社会认知。在此之前,只有一半不到的阿富汗人接种过疫苗,这里的医生和医疗体系也没有找到什么好办法让更多人接受疫苗接种。 McCann 想到利用阿富汗给新生儿系上的手链这一文化背景浓厚的位置,他们自己制作了一种五颜六色的珠链,每一种颜色代表了一种疫苗。它独特的颜色搭配和造型立刻在阿富汗父母眼前出现。 不难发现,创造了价值的实物往往是获奖者的共同点,或者传达一个信息,或者真的“功能性”极强而改造了人们的生活。 在相当于银奖的 11 支白铅笔当中,还有两个我们认为挺有趣的案例。 花了 4 年半,壳牌一直在研发一种利用重力就能发电的灯。在官网的宣传视频上,你只需要搬起一堆重物,就可以发电。这种电灯能够帮助地球上仍然缺少电力和设施的地区。 另一个巧妙的 campaign 由人权组织 Black Lives Matter 发起。他们把 Facebook 上人们通常用来在灾难状况中确认自己安全的习惯颠倒过来,呼吁黑人们只要在美国生活感到“不安全”,就发一条 Facebook 确认自己“不安全”的现状,最终的反响极其广泛,不少名人也表了态。